自画像(组章)

来源 :星星·散文诗 | 被引量 : 0次 | 上传用户:jonnykang001
下载到本地 , 更方便阅读
声明 : 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 , 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 , 可与客服联系进行内容授权或下架
全文阅读
  生命——
  所有的,都在觅寻自己
  觅寻已失落,或掘发点醒更多的自己……
  ——周梦蝶

春秋来信


  你可曾在我的记忆里转身?
  风雪反反复复提到十月。每年的此刻,你都是我的同义词,并贡献出清亮的下弦月。你等待我饥馑地到来……
  十月,白银万顷铺洒北方大地。
  一颗在雪野的伤口上徘徊千年的流星瞬间划过。
  或许那就是我的灯盏。


  给人以足够的力量,并吐出莲花。
  人们从远处循声而来,有悲戚的,哀怨的,愁苦的,欢笑的,安宁的,有遗失的使命,寒冬冰冷的气息穿肠而过的存在感,有病症的不离不弃……
  有你,有我,有无数个此消彼长的灵魂与肉体在追问——
  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找寻回家的方向?

中 年


  草木清凉。
  从出生到中年,我观察过一朵云浓妆艳抹的一生——
  为适应沉默的空气,以一种大而永恒的姿态审视我,任何死亡都不再具有意义。一个屠夫如是说:
  黄昏已经到来。

十 月


  五月还在矫情,哀其睡在午夜。
  北方的十月枯瘦而寒冷,每一个初入梦境的人因惊诧其白色而不敢大声喘粗气。这种冷艳,是黑土黄土红土褐色的土冷漠地敷上一层——
  冰雪。
  树是静止的,远方的大地是静止的,静得人只对渺小——
  無动于衷。
其他文献
飞翔的鸽子  你们还在飞翔吗?  空中的王子,优雅地跳着芭蕾,一定是在我的视线之内,忽高忽低,演绎着爱情的起起落落。  四季的概念不是你们的。天空没有四季,翅膀没有四季,舞蹈没有四季,你们的爱情也没有四季。  你们的飞翔穿过我日日夜夜的梦语,让我的梦长了翅膀,追求着你们的追求,向天而歌。  你们是和平的使者,母亲把你们的名字赋予了子女。  我仰视着空中的你们,看看草地上嬉笑玩闹的一群叫鸽子的孩子。
期刊
阜新东蒙短调民歌  马头琴宁静而深情,曲调内清外澈。  一个蒙古族人,穿着长袍走来,唱着劳动,唱着彼岸花开。  我曾经游牧的孩子,在满身草香中长大,在一堆篝火旁将生活的激情点燃。  我现在农耕的孩子,愿用生命守护这片土地的肥沃。  一个章节平分物与我,一句歌词平分古与今。  你的声调,被泉水洗得分明,你的姿态洒下一地碎金散银,一阵独唱,一阵合唱,是在聆听三百年的传奇。  靠近烟火,不忘俗务,一年四
期刊
在医院  医院里那么多疼痛。  我从几公里之外,迎着从露珠里挽救回来的光,一路摆脱收音机里瞬间变旧的新闻,驱车赶往多病的中心,跟这些疼痛,有什么关系?  天天素装如银,人前人后,开成一朵朴素的大莲花,我旷日持久的绽放,跟这些疼痛,有什么关系?  中药一样煎熬出自己最滚烫最浓烈最有效的那部分,那被意志深深隐藏的难言之苦,跟这些疼痛,有什么关系?  在二十年不间断的塑造和雕琢中,我亲手剥掉多余的边刺和
期刊
1  巨鸟经过山谷。它的影子,盖着不断降临的晨光与静谧。  高原在谁不倦的张望里,起伏?巨鸟,你的影子,正依次移过死亡、新生,苦难、欢欣,罪恶、旌旗……  我想在高原上印制横亘千古的全部夜色。但晨光已然迸溅——我,想把刀刃般的挚爱,嵌进,高原曾经麻木的骨缝深处。  我想说出高原悠远的哀怨,追悔;说出高原辜负过的所有血肉,说出高原不得不放弃的千种奇遇。  ——巨鸟翻越苍茫。你在高耸的山脊上镂刻苦乐,
期刊
阳宅书  屋后有山,颔首沉思。上山砍柴,煮岁月为酒。  屋左有河,水质甘甜。岸边种桃树,春天,以花瓣为笺,给远方写信:我在山中,安好,勿念。  屋右有丘,溫顺良和。种五谷,炊烟萌芽于农具,命运安享于轮回。  屋前,朝案有情,宜动,如流云。掘一池以喂鱼,以藏风,而每天我对峙它们,以养心。  在山中,结绳为甲子。有时掏出虫鸣,在麻布上铺平月色,摆布星辰。  在山中,当建一屋,坐北朝南。  当如草木,自
期刊
落日,举起格萨尔王燃烧的头盔。  小土丘上,三只土拨鼠踮起后脚,向着太阳致敬。脚下是一浪一浪的草原,涌向远方,又被更远处的青山横身拦住。山上那些美丽的白,仿佛草海被挡住后卷起的片片浪花。我想,如果没有那些巍巍的山,起伏的草海会不会涌到天上去?  这出古老的独幕剧,每天都在高原按时上演。世代循环。永不谢幕。格桑花的翅膀  格桑花张开的伞,悬挂着高原,在飞。  云朵也在飞。高原的彩虹沿着一根草莖流向天
期刊
从医多年,感慨良多。从理想的青春到现实的中年,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度过。从一个镇上到另一个镇上,我的职业生涯一晃就是二十年有余。见过疼痛、伤口、恐惧和无奈,也见过治愈后的健康、希望和温暖。一直在思索,对诗歌寄于热望的我,如何把医者与诗者的两种身份重叠在一起,以艺术的形式呈现我在医院的所见所闻,在文字里糅合我多年的经验和见证,这始终是一个萦绕不去的问题。每天,我迎着推销速度的车辆去上班,两侧的事物
期刊
不知谁用笔轻轻一挥,我们就在一张宣纸上找到了你。  你端庄妩媚,羞涩静默。  低调,掩不住溇港文化明珠的光泽。你的石桥河埠,杨柳堤岸,你的水车风机,桑葚稻田,你的粉墙黛瓦,水阁露台,走过往日的风情和繁华。  灶台前,水缸、竹篮、水瓢,还有一排模具的整齐;房屋外,渔网、小舟、秧田,还有傍晚时分的炊烟袅袅……  水乡人家的日子,静谧安详。  侍弄桑蠶,弯腰劳作,或者撒网捕鱼,都是一幅生活的水墨。  青
期刊
张静以医院为背景,以工作环境为现场,以自身经历为素材,以医患关系为纽带,进行诗歌创作已不是首次了。出于职业敏感和条件优势,她善于在日常工作中打捞其他作者无法触及的深度,因此,她更容易接近事件的中心。集医者与诗者于一身,以独特的角度捕捉她所感受的诗意,并放在语言的熔炉里反复冶炼,锤打,直到一件铸造成型的作品公之于众。印象中,张静是一个内敛,低调,以文字说话的人。她的缓慢和低产,足以说明她在写作上的谨
期刊
公交车司机  天气热起来以后,方向盘上蒸发出掌心里积存下来的汗味,可以嗅到一匹马奔跑时的气息。  城市宽阔的道路是一片灰色的草原?  他握紧方向盘,就有握紧缰绳的感觉,粗粝,坚硬,厚实,隐约有皮质缰绳的力量勒紧手指,隐约有马鞭拍打下来的节奏……快马加鞭!  加油,加一脚油门,赶往下一个站牌。  “若有前世,自己是否就是那位穿越山河穿越风雨尘土穿越白昼黑夜把火漆封存起来的文字送往远方的驿卒?”  “
期刊